• <tr id='vuzx4'><strong id='vuzx4'></strong><small id='vuzx4'></small><button id='vuzx4'></button><li id='vuzx4'><noscript id='vuzx4'><big id='vuzx4'></big><dt id='vuzx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uzx4'><table id='vuzx4'><blockquote id='vuzx4'><tbody id='vuzx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uzx4'></u><kbd id='vuzx4'><kbd id='vuzx4'></kbd></kbd>
    <i id='vuzx4'></i>
    <span id='vuzx4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vuzx4'><strong id='vuzx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vuzx4'><em id='vuzx4'></em><td id='vuzx4'><div id='vuzx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uzx4'><big id='vuzx4'><big id='vuzx4'></big><legend id='vuzx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vuzx4'></fieldset><dl id='vuzx4'></dl>

        <i id='vuzx4'><div id='vuzx4'><ins id='vuzx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vuzx4'></ins>

            灰姑娘的憂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是因為逃婚才去的省城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走的那天,她費瞭很大的勁才把醜娃塞進小小的行囊裡,一步三回頭,依依不舍地離開小鎮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說好瞭青萍來接她,可是下瞭火車,連她的影子都沒有看到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正等得心焦,一輛鈴木摩托""的一聲停在她面前,車上的人一隻腿支在地上,並不下車,瞇著眼睛打量她,嘴角上揚,扯出一絲笑容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慌慌地往後退,這是一個帥得令人窒息的男人,小鎮上也有,隻是那些都是陽光的規矩的好男孩,就算是壞男孩,至多也就光著個膀子在街上橫晃,不會像他這樣瞇著眼睛看人,有一點點痞,有一點點壞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說他叫蘇原,是來接她的。羅茜看著他,內心裡充滿戒備,清清脆脆地說,俺不認識你,表姐說瞭,不能隨便跟陌生人說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蘇原忍不住就笑瞭,果然是個柴火妞。他說,是青萍讓我來接你的,盡管我有點花心,但我不會打你的主意。想想大約意猶未盡,他壞壞地笑著貼緊羅茜的耳朵補充,你長得令我失望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的臉一下飛上瞭紅雲,不情不願地上瞭蘇原的鈴木,僵硬地撐住身體,努力地保持著和他之間的距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2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很小的房子,大約五十個平方,兩室沒有廳,房子挺新的,裝修設施齊備。羅茜驚呼:青萍都有自己的房子瞭?她可真能幹!蘇原撇嘴說:你那表姐啊,她整天忙,飛來飛去,趁隙還和一個小白臉打得火熱,沒功夫管你,所以她把你丟給我瞭,這是我的傢,你暫時住這裡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驚異地瞪著他:就我們兩個住在一起嗎?她張口結舌地問,樣子有點土。蘇原被她逗樂瞭:我花心,但不是色狼,你這樣的我沒興趣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氣得臉都綠瞭,拖著行李進瞭自己的小房間,把醜娃放在床上,把幾件簡單的衣服掛在衣櫃裡,除此之外好像就別無他物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夜裡,羅茜睡覺幾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盡管她知道門已經被她鎖住瞭,可是她還是擔心他會有鑰匙,因為這是他的傢啊。至早晨起來,她慌亂地跑到門邊,檢查纏繞在門鎖上的那根細細的長發絲,依舊完好無損,她才長長地舒瞭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蘇原給羅茜找瞭好幾份工作,都因為羅茜是個柴火妞,土得掉渣而告吹。蘇原有些恨這些以貌取人的人,他惡狠狠地說:我就不信,你不是美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從那一天開始,蘇原真的當起瞭羅茜的老師,一板一眼,像模像樣,隻不過不是教她算術語文這些,而是社交禮儀,穿衣打扮,品味修養,怎樣和男人交往過招。蘇原本是學美術的,畢業後以畫畫為生,浪蕩,不羈,喜歡飆車,對什麼事兒都不曾認真,但對重塑羅茜,充滿瞭興趣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原本是一個充滿瞭田野味道和青草芬芳的姑娘,蘇原卻要幫她由一朵淡雅質樸的小花長成高貴美麗的玫瑰。這個龐大的工程哪裡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呢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羅茜在街角的蛋糕店找到瞭一份做蛋糕的工作,薪水不多,但可以養自己,重要的是她喜歡蛋糕店裡甜絲絲的氣味,下班回傢,還可以順便捎一塊蛋糕給蘇原,看著他饞貓一樣吃完,然後抹抹嘴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每天晚上,蘇原給她留很多功課,看碟,看小說,聽音樂,他選擇的電影音樂小說多是唯美空靈神秘的那種,很長一段時間裡,他要她反反復復地聽《神秘園》,抑或看《青木瓜之味》那類電影,大段大段的形體動作,極少臺詞,如詩如畫的畫面,可是在蛋糕店裡站瞭一天的羅茜,還是忍不住睡著瞭。